必威体育重回斯台普斯中心是什么感受?格里芬:我很

发现快船和底特律活塞完成交易后,布雷克-格里芬在球队聊天群里发送了一则告别信息。

嘿,兄弟们,我要离开了。很高兴与你们一同打球。祝你们好运,除了我们对战的时候。

然后,他的手机被打爆了。

大多数队友单独发了短信或打了电话,表达了与格里芬相似程度的震惊。

“我一脸懵逼。”奥斯汀-里弗斯说。

2018年1月29日,快船将布雷克-格里芬、布莱斯-约翰逊和威利-里德送往底特律,换来托拜厄斯-哈里斯、埃弗里-布拉德利、博班-马里亚诺维奇、一个2018年首轮选秀权(直到2021年前4顺位保护,去年夏天用该签选到了杰出的新秀谢伊-吉尔杰斯-亚历山大)和一个2019年次轮选秀权。

社交媒体时代,快船和活塞完成了近乎不可能的事情:一笔爆炸性的交易却没有泄露给媒体,在流言圈蔓延。

“我没有预见到这笔交易,”格里芬说,“我想其他任何人也不会预见到。”

快船正式终结了“空接之城”时代,七个月之内相继送出克里斯-保罗和格里芬,试图重塑球队未来。

格里芬被交易后,离2月8日交易截止日还有一周多,快船球员内部还不知道球员名单的变动方向。里弗斯和德安德烈-乔丹相信自己必然离开,不是在交易截止日就是下个夏季。

“这笔交易发生的时候,每个人都觉得,‘我们刚刚送走球队最好的球员。我们刚刚交易了布雷克,’”里弗斯说,摇着头不敢相信。

回到2017年7月,那时的快船将格里芬当作自己的科比-布莱恩特、德克-诺维茨基、蒂姆-邓肯——终生快船人。格里芬自豪地拥抱这枚荣誉勋章。但是,5年1.73亿美元的薪金合同生效7个月后,他被交易了。

周六,格里芬首次回到斯台普斯中心面对快船——还差两周,快船和活塞的交易满一周年——这位5届全明星与《The Athletic》谈论了这笔交易,交易后对战快船最初的感受,在底特律进攻体系中的自主权,以及作为来访者面对快船球迷的情绪。

2017年休赛期,快船队颠倒错乱。理想情况下,球队应在4月或5月改组管理层,在夏季前引进一个联盟里最资深的篮球运营人员。

恰恰相反,快船队首先执行了休赛期交易——包括送走保罗,续约格里芬,签约达尼罗-加里纳利——然后接下来两个多月里,改组了管理层。

续约格里芬前一周,快船聘请杰里-韦斯特担任球队顾问。一个多月后,劳伦斯-弗兰克升任篮球运营总裁,道格-里弗斯卸任该职务,只担任总教练一职。三周后,快船在几天之内相继聘请迈克尔-凯恩担任总经理,马克-休斯和特伦特-雷登担任助理总经理。

快船队以评估模式进入2017-18赛季,评估名单上每位球员与球队长期愿景的匹配度。

讽刺的是,开局4胜0负后,主场对战活塞失利开启了快船一段惨不忍睹的征程,12战11负,其中还包含一个9连败。伤病积聚,包括左膝膝盖受伤使格里芬缺阵近四周,快船对球队核心的未来失去了信心。

曾经,在自由球员市场上,他们针对格里芬的部分策略是围绕他保持竞争力。这可能意味着在2018年休赛期续约小乔丹,至少两个赛季维持格里芬-小乔丹-加里纳利的核心阵容。快船担心这会降低球队的长期上限,特别是在越来越倾向外线的联盟,这最终只会侵蚀掉球队对现有阵容的容忍力。

格里芬的合同只会逐年增加成本,他的伤病史再次预警,快船开始猜想,他们能否通过交易格里芬重组球员名单。12月下旬,球队离50%胜率还差几场比赛,快船再次考虑交易格里芬的可能性。

最初,快船将2018年休赛期或2019年交易截止日作为交易格里芬的最早时间。但随后他们与底特律进行了商谈。

快船最初与活塞的商谈是非正式的。但是,从快船的角度来看,活塞明显是在寻求一笔大交易。

2017-18赛季14胜6负的梦幻开局之后,活塞战绩不断下滑,在东部季后赛争逐中垂死挣扎,斯坦-范甘迪的工作似乎岌岌可危。活塞感觉需要更换球队核心,进行实质性补强。球星通常不会通过自由市场加盟活塞,只有交易才有可能。

快船思忖:活塞想要多大的交易呢?

活塞想要大交易——格里芬级别的大交易。快船考虑过交易格里芬的可能性,但现在要面对预期提前的现实。

接下来几天,管理层在内部争论中痛苦挣扎。快船在权衡交易格里芬的风险,不仅仅是篮球方面。

快船球迷喜欢格里芬,可能胜过球队有史以来的任何球员。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球队命运。如果不是格里芬2010-11历史性的新秀赛季,保罗不会在2011年12月同意加盟快船;快船“空接之城”的名号永远不会存在,不会有那些炸裂的空接暴扣,也不会有威慑联盟的影响力;道格-里弗斯不会离开波士顿凯尔特人加盟快船。现在的快船还会是那支几乎被人遗忘的快船。

球队也担忧公众的强烈抵制。7个月前刚刚续约了这个家伙,现在却要送走?怎么能这么做?不是称他为球队先锋吗?忠诚无关紧要吗?季票持有者会放弃球票。缺乏超级巨星的球队会让普通球迷丧失兴趣。经历过球队历史上最成功的时期后,快船队要按下重启键,送走自家培养的球星,回退一两步。

快船管理层共同经历了第一次考验。球队老板史蒂夫-鲍尔默和弗兰克最难被说服,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都与格里芬保持着亲密关系。经过几天通宵达旦的分析,快船最终明确与活塞交易是明智之举。快船优先考虑两项资产作为回报:25岁的前锋托比亚斯-哈里斯和一个受到最低顺位保护的首轮选秀权。

达成协议前,双方谈判了大概9至10天。一旦交易完成,快船不得不面对最痛苦的部分:送走格里芬,继续前行。

“这很难,”道格-里弗斯说,必威体育,“这一点都不有趣,尤其是这个家伙想要留守,感觉自己是球队未来一部分的时候。然后你给他打电话,或者至少试着给他打电话。实际上,我没有打通过电话。他不想接我们的电话。我明白。我曾一直尝试,我真的尊重他的做法。不管是这种方式还是其他方式,都没问题。”

“但这很难。就是这样。在那天结束的时候,这就是一笔生意。球队不得不做对球队未来最好的事情。我是决策者之一,并且同意了这笔交易。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。”

12月中旬,在密歇根州奥本山的活塞队训练场,球队刚刚在训练后完成一个简短的录像会议。球员漫步走出录像室,在更衣室和训练场之间分道扬镳,大多数球队年轻核心走向训练场,与球员发展教练一起训练。

走进更衣室几分钟后,格里芬赤身回来,加入到雷吉-杰克逊、卢克-肯纳德和凯里-托马斯中,进行量身定制的训练,练习在右侧低位双人包夹中传球,找到左边弱侧底角的三分投手。格里芬进行了近30分钟训练才回到更衣室。

“他树立了榜样,”活塞教练德韦恩-凯西谈到格里芬,“就像现在,你见过多少老将会在训练后留下来,和年轻球员一起练习,做这样与众不同的事?”

凯西说,格里芬是活塞毋庸置疑的领袖。这是他乐于承担的责任,但不用总是忍受洛杉矶时的一切,在职业生涯巅峰期,面对咆哮如雷的保罗,身边围绕着众多直言不讳的资深导师,包括昌西-比卢普斯、贾马尔-克劳福德、马特-巴恩斯、JJ-雷迪克和保罗-皮尔斯。

“我肯定更有话语权,”格里芬谈到自己现在的角色,“我想我做了更多教导工作。不一定是教导,而是与之前几年相比,指出我看到的问题。我认为,在洛杉矶时,我们球队年龄很大,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所以,现在是一个新鲜的挑战,改变这些,找到一种新的领导方式。”

活塞通过格里芬组织进攻,以一种保罗时期的快船无法实现的方式,这释放了格里芬的控卫属性,使他能冲向自己最大的潜能。格里芬是有史以来传球最好的大个球员,控球技术、运球投篮和三分投射也在不断提高。

“我从没想过,我们本赛季要和布雷克一起跑挡拆战术,”凯西说,“我们有点变形成了这样。他在不同区域处理球,这成了我们每回合得分最高的战术之一。”

过去两个赛季的休赛期,格里芬在洛杉矶与训练师诺亚-拉罗什一同训练,三分命中率有了显著提升。除此之外,格里芬的数据与快船时期最好的赛季基本一致。但是,来到活塞后,格里芬进攻以及向防守施加压力的方式发生了进化。

三分威胁为他开启了新的进攻手段。

“他必须不断扩大投射范围,直到真正被当作最高级别的外线投篮威胁。现在,他是了。”凯尔特人教练布拉德-史蒂文斯这样评价格里芬,“你不得不驻守外线,在三分线外防守他,当他设置掩护或持球执行挡拆战术时,让比赛变得异常艰难。”

“这是我一直在努力的事情,我感到很自在,”格里芬谈及三分球说,“而且我认为,我们球队在今年以及本赛季的这个时点,有必要投这些三分球。我觉得今年我投得三分球更多了,但是我以前也这么做过。”

“这是我很自在的事情,这对我们来说非常有效。”

活塞换来格里芬时,球队22胜26负。换来他后,17胜17负,赛季结束时39胜43负,差一点进入季后赛。本赛季,活塞开局13胜7负,目前17胜20负,排名东部第九。

交易达到了底特律的预期:为活塞带来一位球队招牌、全明星、最佳阵容级别的球员,为球队注入了一股近几年从未有过的兴奋之情。漫步在小凯撒球馆的大厅和内部,或者浏览活塞队商店,会发现格里芬的影响力无可争辩。他是一名巨星,对此活塞甘之如饴。

“我在这里非常非常开心,”格里芬谈到从洛杉矶到底特律的调整时说,“这是一次非凡的经历——这支球队,这些家伙,去年的教练组,今年的教练组,他们让这个改变变得毫不费力。

尽管有商业广告、涉猎娱乐圈,但格里芬从不关心作为球队核心或招牌的特权。但这并没有阻止活塞千方百计、时时处处地让他感到舒适,展现球队对他的赞赏和感激。

“我感觉完全就像在家一样,”格里芬说。

最近的超级巨星交易成败参半,许多最终以完胜或完败告终。对快船和活塞的交易作出最终评判还为时尚早,但是快船达成了他们交易格里芬所寻求的目标。

大概十年前球队翻身以来,快船第一次拥有影响球队未来的资产和财务灵活性。2019年休赛季,快船有机会创造大约7100万美元的薪资空间,足够引进不止一位而是两位顶级自由球员。2017年8月组建以来,管理层的所有行动汇集成一个清晰而连贯的愿景。

“那是一笔好交易,”里弗斯说,“对我们而言,那是一笔好交易。对底特律而言,也很可能是一笔好交易。布雷克在那打得很好。但是我觉得,我们就是要做出改变,这很明确。”

“这绝不是与布雷克的私人恩怨。我只是觉得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前进。”

哈里斯已经兑现了他的潜能,在洛杉矶成为全明星候选人——他很可能在今年夏天得到一份顶薪合同。谢伊-吉尔杰斯-亚历山大在赛季前被联盟总经理们投票选为被低估的选秀,充盈着成为球队基石的潜能。他已经超越预期,赢得了首发控球后卫的位置。两个球员似乎都是快船的长期拼图。

埃弗里-布拉德利的表现时起时伏,但本赛季之后,他与快船是非保障合同。如果快船不在休赛期选择留下他,他能直接被放弃或交易。博班-马里亚诺维奇延续着历史性的高效表现,成为了最受球迷喜爱的球员——与哈里斯一起制作了《博比和托比秀》——他也将在今年夏天成为自由球员。

更重要的是,快船即使没有得到改善,也在短期内保持了球队实力,23胜16负,令人惊喜地矗立在西部第四,超越了所有季前预期。

“对我来说,我真的认为这笔交易对每个人都有利,”快船篮球运营总裁劳伦斯-弗兰克说,“我认为每个人都达成了他们的交易目标。我们对换回的球员非常满意。我知道底特律对布雷克也非常满意。布雷克打得就像全明星。”

“交易发生时,他们真的很难接受。一旦适应了,我知道这些家伙都为布雷克感到高兴,我们为我们的人感到高兴。”

正如奥斯汀-里弗斯和小乔丹预料的那样,两人都没有在上个休赛期后回归快船。小乔丹与达拉斯独行侠签约,里弗斯被送往华盛顿奇才,为快船换回马尔钦-戈塔特。韦斯利-约翰逊在常规赛前被交易到新奥尔良,“空接之城”时代的每一名球员都在两个休赛期之间正式离开了。

“一切都结束了,”道格-里弗斯说,“我认为克里斯-保罗的离开开启这一切。但我的想法是,这让我们对需要做的事情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,然后我们扳动了所有一切的扳机。所以,小乔丹、里弗斯、布雷克,都某种程度上知道是时候离开了。我要说,而且以前也这么说过,不管结局如何,或开始如何,对此我们永远亏欠布雷克、小乔丹和克里斯。”

这笔交易终结了快船历史上最伟大时代的篇章,是近期NBA历史上最令人沮丧的、让人不停追问“如果”的关键事件。如果快船找到了一种方式,让一切正常运转,球队保持如初,那么球队现在的上限会是什么?金州之外,西部前景一片黯淡,快船现在会是仅次于勇士、西部第二好的球队吗?

“当然,”格里芬说。“这很有趣。”

格里芬停顿了一下,集中思绪。然后他继续说。

“但看起来每个人在各自的球队都很快乐,”他补充道。

几周前,格里芬使用Synergy(一个针对某位球员的微观统计工具)数据分析系统浏览视频集,研究某个防守者过去几年是如何防守自己的。当他转到老快船球员的球队页面时,发现了一个趋势。

“回顾过去几年,你会发现,‘这些人都不在快船了,’”格里芬说,“整个快船球员名单满满写着,‘这个不在了。这个不在了。这个也不在了。’”

“所以,感觉有点怪异。”

目前快船的球员没有一个是2017年6月之前来到球队的。严格地说,有一个唯一的例外,2015-1017年,卢克-理查德-巴莫特在快船和格里芬一块打球,之后离开去休斯顿打了一个赛季,去年夏天又回到了快船。格里芬没有感觉到和曾经短暂合作过的队友们有紧密的联系,这很可以理解——小乔丹、约翰逊、奥斯汀-里弗斯,这是格里芬合作时间超过半个赛季的所有队友。

残酷的巧合,2018年2月9日,交易完成一周多,活塞主场迎战快船。ESPN全国电视直播这场比赛,很明显,局势一直非常紧张。

“感觉很奇怪,”道格-里弗斯说,“真的很奇怪。你知道,这很普遍。你能看出,我们想击败他,他想击败我们,这与喜不喜欢无关。当一个家伙被交易,通常的状态就是这样。”

同时,格里芬感觉自己对快船前队友的感情在上赛季被误解了。这场比赛前几个小时,必威体育,格里芬告诉ESPN,快船“只是我们要全力击败的球队之一”。他并不想让这些言论被解读为对快船的抨击。

“看着那些家伙站在那儿,我在与他们比赛后说了这些话,我知道我的话有点歧义,这只是因为快船队最近的人员变动太剧烈了,必威体育,”格里芬说,“太多新面孔、新球员。我的意思是,快船当时的阵容中,我曾合作过的大概只有五六个吧?而且只有半年。”

第一节比赛开始6分钟,格里芬和埃弗里-布拉德利纠缠在一起,双方都被吹了技术犯规才分开。比赛结束,快船以108-95取得胜利,格里芬直接离开了球场,没有和前快船队友或教练交谈,也没打招呼。

“有一天我对别人说,‘我希望,我们没有在交易之后这么快就和他们比赛。’”格里芬说,“因为我是如此,就像……作为一支球队,我们曾一直努力前进,我真的努力塑造我们的球队,我的心态是,‘和谁对战并不重要,我们要对抗每一支球队。’我希望,交易之后隔一段时间再见那些家伙,因为情绪会平复一些,你懂吧?”

发生交易和第一次比赛以来,格里芬的情绪逐渐平复了。

据格里芬团队的一名成员说,唯一残留的争论点是,格里芬感觉自己应该事先被恰当地告知这笔交易。格里芬对《The Athletic》说,他在推特上意外得知的,就像他告诉ESPN、在底特律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暗示的一样。

“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”格里芬谈到交易后最初的感受时说,“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感觉。”

重回斯台普斯中心,备战快船时,格里芬准备再次承受百感交集的情绪。他不确定这次会感受如何,但他希望这次比赛能比第一次更正面、更温情。

格里芬最兴奋的是,能看到快船球迷熟悉的面孔,特别是在9年洛杉矶时光中,已经在球场内外建立起关系的季票持有者们。他也期待见到快船队的公关人员和其他球队员工,他已经快一年没见过他们了。

“在那里度过了如此长、如此多的时光,”格里芬说,“有点怪异。但是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一切似乎都安定下来了。”

回想洛杉矶时光时,格里芬的语调和语速发生了变化。

他知道“空接之城”团队每年季后赛的短板——伤病。与俄克拉荷马城及休斯顿的系列赛,那些失落让他像任何人一样沮丧、受挫,甚至胜过任何人。但是格里芬决定用积极的眼光回顾他的快船时代,与克里斯-保罗、德安德烈-乔丹、道格-里弗斯和其他所有人并肩战斗的时光。

“我个人选择回顾和记忆那些美好,因为这段经历很有趣,有很多美好的时光,”格里芬说,“整段历程中,我学到很多。”

如果对格里芬来说,周六下午的比赛是怀旧之情,那对快船来说,就是感激之情的尽情展示。

尽管格里芬在交易后通过媒体发表了一些冰冷的言论,但快船对他并没有心怀恶念。球队将用视频向格里芬致敬,在此之前,他们也以此方式致敬了小乔丹和奥斯汀-里弗斯,希望这个下午被视为英雄回归之旅。

“布莱克来之前,这不是一支任何团队、任何球员都想加入的球队,”道格-里弗斯说。“这支球队有过失败的历史。这只是在球场上。球场外,我们做了一些蠢事。布雷克、克里斯和小乔丹开启了球队的重建。他们名副其实。无论我们将来做什么,都将与他们最初的贡献紧密相关。所以,我们将永远感激他们。”

弗兰克补充道:“布莱克是最伟大的快船球员之一,是球队实现变革的重要因素。

前两次视频致敬中,斯台普斯中心为乔丹和奥斯汀·里弗斯大声欢呼,场内四面八方的球迷起立鼓掌。快船希望格里芬也能得到同样的待遇,只是声音要更大。

“我希望他能得到球迷的起立致敬,”道格-里弗斯说,“我觉得他会得到的。布雷克离开的时候不开心,但他没有大发雷霆,也没有说很多负面的事情。”

“希望那天结束的时候,他将作为一名快船人被永远铭记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看点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看点联系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LineID